注册

破解北京赛车pk10:《莉行观察》吴小莉对话周群飞|凤凰网湖南独家文字实录

重庆时时彩能不能作弊 www.idvnu.com
来源:凤凰网湖南综合

从一个打工者到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,周群飞形容自己在“比战场还险恶”的商海里摸打滚爬,以不安于现状的性格,在办公室熬夜的勤奋,一点点铸就她的商业王国。

周群飞(左)和吴小莉(右)合影 

采访|吴小莉

整理|袁树勋 易彬 向云 实习生谭丽平

图|凤凰卫视《莉行观察》

编辑|曹晓波

2018年3月11日下午,在敞开式的空间里,工作人员早已搭好了演播设备,原计划两点半开始的访谈,周群飞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达凤凰国际传媒中心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飞与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、著名主持人吴小莉面对面,侃侃而谈,原计划半个小时的访谈延长到两个小时左右。

女首富周群飞穿着一条黑色花纹长裙,上身套着一件红色小礼服。访谈期间,她腼腆、爱笑,说话温柔、缓慢,带着轻微的湖南湘乡口音。谈及创业、家庭、流言,周群飞两度落泪,工作人员赶忙递上纸巾,为其补妆。

从一个打工者到全球白手起家女首富,周群飞形容自己在“比战场还险恶”的商海里摸打滚爬,以不安于现状的性格,在办公室熬夜的勤奋,一点点铸就她的商业王国。

“我下辈子,选择做职业经理人,或者像你这样。”面对吴小莉的提问,周群飞笑着回答。

此次专访,凤凰网湖南独家全程文字实录。

蓝思科技创始人周群飞

性格

喜欢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

吴小莉:您喜欢别人怎么称呼您?

周群飞:看在什么样的圈子里,如果在公司,叫我职务好一点;在朋友圈,他们都叫我飞哥,我还蛮喜欢这个名字,有豪气和担当。

吴小莉:从偏文科到偏理科,这个跨度不小,您觉得自己有学习天赋,还是不学会也没办法,必须学会?

周群飞:出于好奇。我觉得我自己会了,就不想去做了,我喜欢去做新的东西。比如说像考车牌,女孩子一般考C牌,我觉得跟别人都一样没意思,就要考个B牌。

吴小莉:去开个大卡车?

周群飞:对,喜欢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。

吴小莉:我知道,其实您在家乡,学习功课还是不错,到南方去本来也想念书,您本来想选择的职业或前途是什么?

周群飞:小时候,我喜欢做老师,可以懂很多知识,帮很多人。我们读书的时候老师很凶,会骂人、打人,如果我做老师,一定要做一个很好的老师,把学生当自己的孩子。我对穿军装也很向往,觉得军装漂亮、威武,还有很多想法。

吴小莉:很多职业女性都被称为女汉子,您怎么看?

周群飞:我的性格可以静也可以动,可以男可以女,有时候跟男性相处没那么尴尬,他们把我当男人,当哥们儿了。

吴小莉:亦男亦女,适合做女性的时候是什么时候?

周群飞:家里,做好妻子的角色,做好母亲的角色,也做好媳妇的角色,那个时候是真正的女人。我觉得我很会调节自己,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。

比如上班,我是公司董事长,保持严肃性。下班了回到家,或者有时候出去吃饭,那我的位置是靠边站,我知道那个时候,我是一个男人后面的女人。

吴小莉:是什么让您觉得,可能您的性格最终还是走到这条路?

周群飞:我有点不服输,不安于现状,不停给自己压力,因为人有惰性,如果你自己不给自己下功课,可能就没进步。

周群飞受访图

财富

财富只是纸上的富贵

吴小莉:全球女富豪当中,白手起家的只有您,大部分富豪可能是继承的,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?

周群飞:因为国家改革开放给了机会,刚好我的性格也可男可女,所以是时代造就了我。首富排名对我来讲,很大压力,应该对社会有更多的责任和担当,更加努力工作。

吴小莉:您对财富有什么样的看法?

周群飞:那只是纸上的富贵,数字而已,没把它放在心上。我还是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,做对国家、对社会、对企业想做的事。我不去看那一块数字。

吴小莉:财富可以帮助人,也带来一些伤痛,这是自我压力,还是一种自我的期许?

周群飞:一路走过来,没钱的时候经历了太多,没钱是不行的,有钱了也有很多方面的压力,社会责任的压力。

比如说,去年,我们深圳的工厂搬迁,有很多人跟了我18年,我们按国家劳动法赔偿,一年一个月,对国家的标准再多一个月,感谢他们。当时也有人说,老板赔掉2个多亿,对利润影响很大。我们平常说要帮助更多的人,要去扶贫,现在就帮人。

我觉得财富是个双刃剑,没有它不行,有了它不好好用也不行。我觉得有了以后,更好地去履行作为一个企业家,一个公民更多的责任。

著名主持人吴小莉工作照

年轻的工厂负责人

为赚够一万块走上打工路

吴小莉:本来,你可以做很好的打工仔,或者是职业经理人,但最终选择了创业,为什么?创业跟您想象的一样吗?

周群飞:我出生在农村,但那个时候我喜欢听收音机,我的心不安于农村,想找个机会出去工作、赚钱,赚一万块钱,用自己的工资读书。

吴小莉:我找到了一张你的照片,还好小的样子,笑的好开怀,这个时候您在做什么?

周群飞:应该是1991年、1992年的样子,我已经是工厂负责人了。我们办公室只有四张桌子,我当时一个人要兼很多职务,承接订单,用手工下单。原来角上有个插电的计算器,因为我还要负责财务记账,协助报关,还要负责招聘。

吴小莉:这都是在工作上学的?反而学校里学不了什么?

周群飞:是的。因为当时在深圳南山区,在深圳大学旁边,我觉得那个工艺太简单了,全部都是手工,跟我出来想学习,想打工的悬殊很大,我觉得学不到什么东西。

我觉得浪费时间,准备辞职。恰好我们厂长和老板也在,看我写了辞工书,写得让他们很感动,字也写得还可以。

吴小莉:就给你升官了?

周群飞:对,他就给我机会了。说你既然不安于现状,想去创新,那我们有一个工艺要去做,但是没有人教你,愿不愿意?我说可以。当时有一个工友是北京的,他从北京大学图书馆借来一本书《精工印刷》给我,我自己去摸索。

吴小莉:我很钦佩的一点就是您学习能力很强,本来想去南方学服装设计,结果因缘巧合进了玻璃厂,做了很多工艺,您没有理论的基础,然后师傅带着学徒,您就学起来了?

周群飞:没有师傅,书就是我的师傅。那本书现在还一直留在我们公司,我后面带徒弟的时候,就把这本书交给他们,让他们去看。

吴小莉(左)正在采访周群飞

蓝思科技发展

要感恩,不能做奸商。

吴小莉:我很好奇,你们公司叫蓝思(lens),为什么选择这个名字?

周群飞:这个名字是我取的,有几层意思。因为当时手机上还没有使用玻璃,是用亚克力的,行业统称lens,就是镜片。后来我们要做国际品牌,我就把lens直译过来,叫蓝思。因为蓝色代表科技,思是思想者,我们要做科技产品,要善于思考,要创新。

然后,用湖南话来讲,就是“难死”,就是企业会持续地经营,长寿。

吴小莉:原来手机的玻璃叫做有机玻璃,你做到手机玻璃的时候,不满足于手机玻璃原来的要求?

周群飞:其实就是塑胶,它容易划伤,然后热胀冷缩。而且塑胶一般都比较厚,如果是薄的话就很软,跟显示器贴在一起就黑屏。

最早的手机、手表玻璃,用的原材料跟现在大厦的建筑玻璃材料差不多,没什么创新,买回来加工一下。到真正用全面屏,首款智能手机的时候,我跟我们的客户康宁几方开发,有了后面的大猩猩玻璃,材质、成分、性能、功能完全不一样,研发要从材料开始。

因为手机要越做越薄,结构件、电子件,都要做到很薄。我们现在最薄在向0.2挑战了。

吴小莉:当时他们要求做玻璃屏的时候,是已经要求你们做到耐刮、耐高温的一个玻璃屏?还是让你们要做有机玻璃?

周群飞:最早的时候,大家都是做有机玻璃,到后面,他们想来做玻璃的时候,都不知道该怎么做,怎么定标准,技术标准和品质标准。当时我也是边学边做,玻璃工艺非常复杂,单纯地靠学校学的知识远远不够,牵涉到非常多的专业知识。所以我很有幸,可以跟各大品牌一起制定标准。

吴小莉:在你真的不行的时候,你写了一个LS119,给了大厂的中国代表。人家后来是怎么回你的?人家会觉得说,我第一次跟你合作你就出这事儿,有没有问题?会这样想吗?

周群飞:行业里面,当时很多人都在做钟表,也在做一些国外品牌的手机玻璃。当时MOTO来找我的时候没有太多人知道,一直在合作,等到我已经开始赚到钱了,要扩产了,行业发现了我们在做,一些行业人士就来限制我。比如我买他设备,就恶意加价,都已经验收了,发车了,半桶都运到他们家去了,把它抢走,然后原材料也是这样。

因为当时我申请了专利,不同意拷贝给他们,他们就只能把我的设备和原材料给断掉。而且恐怖的是,把钱收了以后断掉。因为我要先给货款,付款以后再给货,所以当时材料也没有,设备也没有,资金也没有。

有一次,我去香港,在红磡那一幕,我都不想说了,会让我流眼泪,真的要绝望了。

所以,我觉得,有时候行业竞争挺激烈的,比战场上的战场要险恶多了。战场上我看得到敌人,看得到目标,但是在商场上看不到,很多隐形的竞争对手。

吴小莉:您写了那封信给中国区代表,他就相信您说的过程,并且愿意帮您?

周群飞:当时技术在我手上,我又没材料,我就试试看,搏一搏,所以我就取了一个名字,叫LS119。

LS是我们蓝思的简写,119是中国最火的电话。从香港红磡回来之后,马上就写了这样一封信,用了这样一个主题,他们就好奇,每个人看完以后都支持我。因为外国的企业还是比较讲究IP。

吴小莉:对,看谁有专利在手上。

周群飞:对,专利是我的,如果你强硬,我可以告他们。所以他们马上帮我快速认证。后面其他品牌再来问材料的时候,我就把这个故事告诉他,也就是说他(竞争对手)灭我的时候,他把自己的路也给堵上了。

吴小莉:人还是要善良。

周群飞:还是要善良,要感恩,不能做奸商。

吴小莉:您认为公司的成长,很基于您的IP、专利?

周群飞:是的。我是比较会?;ぷ约旱?。

吴小莉:几次专利,不但是让您起死回生,而且是不断地向前。您在今年的提案当中提到了专利?;?,或者专利费用应该降低,是因为你有一些自己切身的感受吗?

周群飞:是的。不过我提完那个专利提案以后,听了两高的工作报告,我很有信心。我们高院的院长也是原来我们湖南的省委书记周强,他用了很长的篇幅强调这一块,所以我就更有信心了。

我觉得之前整个国人的IP?;ひ馐恫磺?,你也侵犯我,我也侵犯你,没有什么代价,取证也很难,要去维权路很长。所以很多人宁愿选择放弃。

周群飞(右)正在接受吴小莉采访

回家乡

做供应商,要帮客人着想

吴小莉:慢慢地,国际大厂来找你合作,你的产量跟产能都上去了。为什么选择到湖南?而且选择湖南的时候没有回到自己的原出生地、原家乡,而是到了浏阳?

周群飞:这跟我父亲去世有点关系。父亲之前也喜欢帮助家乡人,不管我在打工期间还是出去创业,他都写很多介绍信,要我帮他们安排工作,他以为我很有钱,一直要求我回老家去投资,所以2006年我就回去了。

我回去看了很多开发区,长沙、湘潭地区都看了,但我自己觉得我不是一个品牌商,不能离客户的要求太远。选择浏阳,离机场比较近,离长沙很近,有几家五星级酒店,做供应商,要帮客人想的。浏阳对我这个产业也很感兴趣,当时他们园区的管理班子都比较年轻,觉得很有前景。

要理性考虑,哪里会对企业的长远发展有帮助。所以选择回来,我觉得选择的很正确。

吴小莉:您说您父亲觉得您以前都很有钱?

周群飞:他以为我有钱,只是觉得生意很火,订单做不完,他并不知道卖多少钱,货款能不能回来,其实我们挺困难的。

以前很多品牌商拿了货都不给钱,包括现在很多品牌都已经倒闭了,我都忘掉了。他们对供应商不友好,不付款,最终他们自己也活不下去,因为得不到好的供应商支持,每一年都很难过,每个月都很难过。

吴小莉:那一直到什么时候转机?

周群飞:2003年,2004年,一直到做国际品牌,你不给我钱,我就不给你钱了,现在这个氛围好很多。

吴小莉:父亲还是看到了你真的是有钱起来的时候吗?

周群飞:很遗憾,没有。

吴小莉:但是至少你没有让他觉得你很困难。

周群飞:我从来不讲,就是他要我帮助那些亲戚或者帮助兄弟姐妹,我总会答应的,明天就给,所以他一直以为我是有钱的。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辛苦。

吴小莉:这样也好,他很安心,没有关系,我觉得这个过程一步一脚印,他也还看得到。

周群飞:因为父亲是我的痛点。

吴小莉:这种贫富的悬殊,你是非常有感受的?

周群飞:对,这几十年一路走过来很能体会。

总书记视察蓝思

周群飞压力大到整晚失眠

吴小莉: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去看了蓝思,当时他看了什么,又跟您说了,或者说您跟他汇报了什么?

周群飞:当时因为时间关系,他看了两道工艺,当时他一下车由我们省领导陪同,他就跟我说,省长书记跟他说了,我是一个很优秀的企业家。第二句他就问我为什么叫蓝思,然后我就跟他解释了。

当时总书记去之前那个晚上,我是没睡觉的。

吴小莉:为什么?

周群飞:压力很大,就是没见过这么大的人物,然后自己给自己无形的压力,直到我见到他,我觉得他威严又非常有亲和力,我就轻松了,给他介绍我们的生产工艺。

当时我们在CNC的车间,有噪音,他看了,也到现场问了我们的员工一些情况。

吴小莉:跟国际大厂合作有很多的要求,在这个过程中,有没有想说可能做不到,不敢完成?

周群飞:他想得出我就做得到。我是蛮追求高品质,高要求去做产品的,其实从研发方面就可以看得出来,我们是找两条路,一条路就是主动研发,然后拉着产品,带着技术规格,主动去跟客人讲,去推荐,介绍给他。第二个就是客人有要求,我们肯定是百分之百去满足,配合他,我们公司是不允许说“做不到,不可以,不可能”,这些话在我们公司是禁语。

吴小莉:举个例子,有多少是这样的?

周群飞:要做纳离子或者钾离子交换,是在表面形成一种应力,但是把镀膜做在玻璃上以后,应力释放不了,有些镀膜玻璃会自爆。我告诉客人可以做到哪个效果,可以把颜色做出来,但是应力释放不了。去年有几个非?;鸬牟肪驮黾恿苏飧龉ひ?,我们会主动跟客人去介绍。

你经常跟他提的新技术,新方案,真真正正一次又一次帮到他,他就会信任你,与很多客人达到了互相信任的关系。

未来

5G手机或将应用玻璃后盖

吴小莉:我记得刚上市没多久,财报就不是特别好,但是在2016年、2017年,业绩非常好。为什么能够做到?是大环境好了?还是做了分散的公司规划?

周群飞:首先要分析一下行业,其实手机总增长率是低于以前。这是前两年的投入该收获了,我们自己拿土地建厂房,研发设备,扩产能,有一个过程。

但还有两个亮点,现在功能机还存在一部分,可能都会转向触摸屏手机;另外一个就是未来5G,要为它做准备,现在中高端手机,都是用玻璃后盖式结构件,是一个比较新的产品。

吴小莉:走向5G之后,要突破什么技术?

周群飞:现在看到的手机后盖都是金属,低端的是塑胶,但是未来会用陶瓷、玻璃。载体还是玻璃,会有很多其他新的技术整合进来,所以要大力投入研发,跟不上了,就被淘汰了。

吴小莉:如果柔性屏出来了,对你们来说是机会还是竞争?

周群飞:柔性屏跟我没有冲突,柔性屏得有一个?;じ?,只是说厚薄的问题,玻璃可能要更薄,韧性要更好?;故切枰;?,就像我们的皮肤需要穿个衣服,要不然冷的时候就冷到了,碰到什么就划伤了。

吴小莉:我知道您也在进军3D玻璃、陶瓷,或者是蓝宝石这些技术推进。另外您也在看汽车、家居物联网。您怎么跟这些已经在市场上的玻璃厂,或者说相关地企业去竞争?

周群飞:其实我跟他不是做同样的产品,因为他们主要做玻璃门,或者挡风玻璃,我们做智能性这一块,无人驾驶要发指令,有一个触摸屏搜索地图。不乏说,未来倒后镜也用智能的。   

吴小莉:反而是合作大于竞争?

周群飞:很多人知道我们只是做触摸屏的?;じ?,其实我们还有金属,指纹模组,我们是做整个产业链,希望能更齐全一点,为客户做一站式解决方案。

吴小莉:现在技术迭代的特别快,有人形容未来的世界都是触屏,家里面的玻璃一划就是电脑,或者冰箱一划也是电脑,对你们来说是机会,可能也是挑战?

周群飞:其实这个技术我是看过的,也可以实现,只是说成本问题,什么时候去普及的问题。

吴小莉:要跟进什么技术?会不会影响到你现在的产品?或者说,对于你们企业来说,会是一个机会还是一个市场的流失?

周群飞:机会。

吴小莉:你做准备了吗?

周群飞:随时准备着。

回应外界谣言

沉默就是最好的抗议

吴小莉: 2015年的上市,您说您那时候不缺资金了,也不缺订单,但是你要上市是要改善员工生活,让同样创业的这些人能得到更好的回报。但是我看到了一篇报道,说您创业过程中有任何后悔的事情,一定是令人您声名和财富都暴涨的上市,是真的吗?您对上市后悔吗?

周群飞:我觉得上市对一个企业发展是必要的,其实当时的初衷真也是为了感谢这帮跟着我辛辛苦苦打拼的团队。我们一直吃住都在公司,每个人生了孩子以后就交给别人带。

上市有好有不好,好就是对企业好,资金融资渠道多一些。另外,客人对我们的信任感更强一些。

但是上市以后,确实带来了两点小小的麻烦。第一,对我的关注度高一些,我是比较喜欢自由的人,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背着包就坐地铁。第二,也带来了一些我无法承受的,网上不实的流言。确实,那个时候是比较困惑,不想让我上市成功的一些人,故意在网上散布谣言,内心不够强大,估计也就跳了。

吴小莉:又要跳了。

周群飞:对。

吴小莉:但是我记得,您在回应这些网上流言的时候,让我感觉您很强大,觉得这种事情就让它去吧!但现在听起来,还是给您带来困扰?

周群飞:它不只是困扰了我,它困扰了我的家庭。比如我的孩子,我的女儿在美国,她看到这个新闻以后哭了几天,妈妈不是这样的,为什么不出来说话?我说我越说会越多人说,那就吵起来了,我说沉默就是最好的抗议。

我儿子很小,他也说他的同学问他,妈妈是什么什么,这是对孩子的伤害。同样,我的创业股东里面有其中有一个还抑郁了,他觉得怎么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?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们?我们辛辛苦苦,从无到有,反而我去开解他们。

在别人面前,我要表现的我非常不在乎,甚至有时候开会的时候我还跟人家开玩笑,小三来了。我安慰他们,你们应该高兴,因为小三都有姿色,都有本事。

吴小莉:颜值高?

周群飞:其实内心是很痛的。如果问我上市是不是后悔的话?我觉得这是一个痛,为了上市也付出过。所以我觉得女人做企业挺难。所以现在我们女性地位挺高,但是有色眼光从来不缺。

吴小莉:但您已经很好了,拥有子女。再就是,您现在还能够带着背包逛地铁吗?

周群飞:我有时候还是会去买菜,星期天,体验一下自己想过的生活。

吴小莉:但是他们都知道您是中国女首富了吗?

周群飞:没有,香港没有太多人知道,但结束了你今天的采访以后,我有可能不敢了。

吴小莉:时至今日,你当时不回应,这些流言是不是就已经没了?

周群飞:我不清楚别人心里怎么想,但是我现在是释怀了,那个时候确实难受。

生活状态

为了工作选择睡在单位

吴小莉:我看了一篇报道,您说了,人家看到您光鲜亮丽,但不知道您没日没夜的工作,您办公室后面通了一个小门到您家里,您就住在办公室里,是不是觉得放弃了不少?

周群飞:其实在20岁的时候,就已经选择走了这条路,那个时候选择去做厂长,就没有朋友了,因为你不能偏心,如果你跟他认朋友,认老乡,认亲戚,那你就难免不公正。所以,20岁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很孤单。我上班就上班,一本正经的,下班我就唱歌,把自己不开心发泄掉。

我买一个新工业园,有我的宿舍,我感觉工作人员不用那么辛苦,因为我自己是个工作狂,12点下班是常事。很多原因综合在一起,我觉得还是在办公室睡,大家都轻松。但对我来讲,真的很不轻松,因为你睡在办公室,有可能脑子里清不空公司所有的事情。

吴小莉:那现在还反而不能够去唱歌?

周群飞:现在唱不了,我嗓子经常失声,开会多,熬夜也熬的比较多。

吴小莉:那现在没有减压的方法?

周群飞:有啊,回家见孩子。

吴小莉:多久能见一次?

周群飞:不定期,很难控制,因为我们是供应商,能争取回家就赶紧回家,一回家什么压力都没了。我不愿意把工作带回家,因为我跟我先生一起创业,他有时候跟我在家里讲工作,我马上就走开了,就不跟他讲。

吴小莉:您心目中的成功是什么?

周群飞:我觉得不留遗憾的就是成功。   

吴小莉:您觉得您事业上成功了吗?

周群飞:看跟谁来比,如果跟自己之前去比,我觉得我努力了,算不算成功要别人去比较,如果你跟董大姐、雷军比,我觉得就不够成功。在家里我觉得现在比较满意,家庭还和睦,我的女儿、先生都很支持我,我就觉得我在家庭上可能成功一点。

吴小莉:您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您心目中有没有一个标杆人物?

周群飞:我真还没有对过标,我是觉得自己开心就好,其实我是一个比较自由的,但是因为职业你不能这样。我觉得下辈子,我就选择做职业经理人,或者像你这样。

吴小莉:如果时光能够重来的话,您希望过什么样的人生?

周群飞:如果我的性格不改,我觉得还是会选择走这条路,因为你的职业。如果你成功,都是性格决定的,因为我比较追求完美。

吴小莉:最后一个问题,如果说您在招聘员工的时候,最重要的三个要素,您会要求什么?

周群飞:第一,忠诚度,你才高八斗不为我所用,可能你越聪明,你没忠诚度对我的伤害就会更深;第二,我觉得团队的协作能力很重要;第三,也要看他的学历和他的工作经验。

[责任编辑:石凌炜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
新闻图片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42| 791| 739| 805| 524| 927| 459| 844| 422| 715|